在和田過端午節
發表時間:2015年07月09日
字體:

在和田過端午節


         記不得是在哪一年幾歲的時候,聽大人說,為什么過端午吃粽子、插艾蒿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小時候的安徽農村,午季農活很忙,端午節都是在這個期間。在端午來的前幾天,大人在田里干活的時候,要記著順便到村邊蘆葦蕩里掰幾把蘆葦葉,還要記著到地里砍幾把艾蒿帶回家。蘆葦是水生的,艾蒿是旱地的,我家的村子在長江北岸、巢湖南岸,既臨湖又靠山的一個座落,蘆葦、艾蒿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記事的時候,已經大包干了。各家或者親房幾家聯合,每年都要種一點糯稻的,專門用來端午包粽子,中秋貼糍粑,春節前還要用糯米摻粳米蒸年糕。糯稻因為秸稈細長,易倒伏,產量不高,儲存過程中又容易生蟲子,不宜多種,有幾十到百把斤夠用就行了,我還記得經常要給城里的親戚帶糯米。

         粽子要在端午頭一天下午或者晚上包好。大人在包粽子的時候,我們小孩子一般是蹲在旁邊,邊看邊學。先要把糯米泡濕,糯米里摻一些米豆,再把棕葉修剪好,準備一捋麻細。包粽子是有技巧的,否則包得不嚴實,還難看,我至今沒有學會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印象中,大人因為白天要做農活,只能晚上回家包粽子,粽子包好后,已經很晚了,第二天起早煮好。我們醒來的時候,肯定已經是滿屋子的粽子香味了。艾蒿也在這個早晨插到門頭上,散發著陣陣清香。

         后來出門上學,以至參加工作單身漢時期,端午節都沒有回家過了,在外稀里糊涂地過了頭十年。

         再后來,在城里成家了,有孩子了,我又開始認真地過起了端午節。端午之前,買糯米、買棕葉、買艾蒿,等等,需要的東西和經過程序一樣都不能少。我愛人會包粽子,粽子的內容比以前豐富多了,包過葡萄干的、包過大棗的、包過肉丁的,五花八門。這些都是我小時候農村沒有的或是很難得的東西。艾蒿在門頭上沒有地方插,就靠門旁邊。

         沒想到,人到中年,我要在和田援疆工作三年多。那是前年12月的一個下午,單位辦公室叫我們到會議室開會,領導宣布要選派一位同志到和田援疆,自愿報名,通報了一些基本情況后,我與大家一樣,聽在耳里記在心里,誰也沒有多說話就散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晚上回到家,我和愛人一起上網搜地圖、搜和田的基本情況,比較援疆干部政策待遇。以前雖然工作出差也出過遠門,但是此行萬里,此去三年多,我愛人甚至拿一枚硬幣拋正反面,還是一時下不了決斷??紤]了三四天后,最終還是報名了,成為了一名援疆干部。

         去年的端午節,我們指揮部按照安徽的習俗,頭天晚上,我們安徽援疆隊員像一個大家庭一樣,聚在一起會餐喝酒,節日的早上吃粽子,還搞了幾項文體活動,大家都很開心,過得很愉快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援疆一年多時間里,我與安徽援疆隊員一起真心融入和田,與當地各族同胞真情相處,密切往來,把和田當作第二故鄉,心理上把自己當作一個和田人。有時去安徽出差,已經習慣地稱呼為,到安徽,回和田。今年春節回家休假期間,在我住的小區菜市場遇到幾位做生意的和田縣的維吾爾族鄉親,我們當時都特別親切高興,之后,我們保持經常往來。我把我與和田老鄉的故事寫成文章登了《新疆日報》,上了天山網。

         年年歲歲節不同,又到端午時節了。前幾天路過墨玉,看到一大片蘆葦,我和駕駛員都很想下車去掰幾把葉子帶回指揮部,放到食堂包粽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 6月19日上午,和田地區有關領導到安徽援疆隊員駐地慰問,帶來了自治區黨委組織部的慰問信:“濃濃端午情,殷殷援疆心,萬家團圓時,舍家為國興?!睅淼聂兆影b盒上用紅紙寫著“張春賢同志祝全體援疆干部人才端午節快樂!”聯想到5月9日晚,張春賢同志到我們安徽援疆隊員駐地走訪座談時的情景,我們大家都倍感親切,十分溫暖,勉勵的話語猶在耳旁:把援疆貢獻和精神長留新疆。


(作者 宋煒  系和田地委辦公室副主任、安徽援疆指揮部辦公室主任 本文選自天山網 )

2018年斯诺克英锦赛